请选择年份:

品读父亲

2016-06-24 151
返回列表
外人、熟人眼中,我的父亲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但正是这种平淡质朴,在我心中却尽显博大和深厚,那种境地只能用心体味出来,父亲,够不上载书立传,却足可以让我一生用心默读的。 
 
父亲故去已一年有余,却在我记忆深处一直清晰着. 
 
心目中父亲的位置,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父亲走后,在我的老家,祖屋,或我日常工作生活休息的地方,都挂着父亲的遗像,我的办公室左侧,特腾出一个地方,供奉着父亲的灵位,我进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祭拜我的父亲。我的私人卧室,一面整墙,是我精心设计的大幅画面,父亲头像的周围,描述着父亲一生的伟绩,“立德齐古今,思源千秋常祀典,存厚传子孙,义泽万代邵书香”,在我办公室的过道上,挂着以“高山仰止”为主题的框画,、绵绵山水中,父亲像不落的太阳,“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家父之德,山高水长。岁月易逝,缅怀无疆,草木荣枯,慈恩永芳”,父亲无时无刻不和我同在。 
 
每每看着墙上父亲的遗像,心里便贪婪地要一声一声孩童般地唤出“爸爸”二字来。那种生命中的原始投靠,让自己全然忘却了男人的伟岸的情感上固守的坚强。 
 
父亲埋在乡下老家的小山上。每隔一二星期,我都会回到故里,只为到父亲坟头坐坐,那时心里便有了一种天不荒地亦不老的踏实,便以为是真正的两个男人坐在一起。不说话,思想却极尽开阔的辽远,那种默契当然是最好的传递了父子彼此间的一种放心和信赖。我也心里踏实许多! 
 
父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一辈子生活在乡下。他以吃苦耐劳、克勤克俭的品格铺平了平平淡淡、与世无争的一生。一如父亲一生耕种的稻田,又如劳作之余饮用的一泓清水,生命里没有半点的风光和传奇。或许正是这样,朴实、敦厚的父亲做成了我最真实和最可以膜拜的父亲 。父亲不是担负的责任而活——比如为他深爱的儿女而活。父亲正是凭借了他的简单而实在的人生,在儿女心目中活成了父亲的样子。以致在他生前和身后,他投放在儿女感情上的重量,颇有几分类同于美国人可以不在乎国家总统,却用心拥截着自己的父亲一样的况味。 
 
诉说我的父亲也便无异于诉说一种平凡。这是一种道不尽的绵长和琐碎。如同说不尽的春天,却可以细数春天里的微风、白云或者草地。 
 
家中排行我算老三。上天把好学的天性赋予兄妹五个中唯一的我,使得记事中读书起,奖状当作年画年年帖满大堂。这便常常成了父亲爱的天平向我倾斜时搪塞哥哥姐姐弟弟们的托词了。家中记帐、写信、间或给社员读报,从读书起就是我代劳了,看着天性好学的我,父亲很是骄傲和得意,但并未淡化像对其它子女一样的严厉。父亲对子女的严厉几乎到了苛求的地步。 
 
记忆中我挨过父亲无数的打和骂。挨打的理由各种各样,打的方式也花样翻新,这种教育方式延续到了我父亲的生命的终结。印象中最为深刻的有三次:一次是我五岁时,和其它小孩玩捉迷藏,躲在禾堆下睡着了,害得家人找了一通霄,连老家的几口水塘都翻了个底投天,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太阳出来,等我很自然地回家后,父亲拿起扫把一阵猛打,并站在毛主席像前,饿了整整一天。第二次是我读高中一年级时,看着一个个同学都相继退学,加上年龄小学校离家又远,无法承受总吃不饱的日子,那是周未回校的一个下午,看着去学校的时间我还坐在门槛上没反应,母亲问我怎么还不走,我哭伤着脸对母亲说,我不去读书了,说话很小,突然间父亲从隔房中拿着扁担冲了过来,我一阵猛跑,还是被父亲甩来的扁担打倒在地,爬起后一颠一鳜回到学校,第三次是大学三年级寒假回家,晚上洗脚,让小弟上倒洗脚水,被父亲发现,一个耳光,打得半天说不出话。 
 
父亲严厉的外表下内心却十分脆弱,我见过父亲哭过三次。一次是我十岁时,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奶奶瞌然去世,父亲的嚎啕大哭,无法相像外表坚强的父亲对一个养母去世会如此悲天恸地,也理解着父亲十年如一日地对眼瞎十年的奶奶端茶送饭、照顾有加。第二次是84年初秋的一个旁晚,听到我高考落榜消息后,父亲一个人锩缩在门前的小树下,默默地吸着用菜叶卷成的香烟,眼泪叭嗒叭嗒地往下流。第三次是07年,长兄被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病,医院连下着病危通知,面对着我们忙着准备后事,父亲哽咽着泣不成声,感觉人世间最大的悲恸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父亲一生都在付出,对子女掠夺式付出与对自己近乎病态的透支形成着强烈反差。其中的一次是我暑假回家。回家依然是先找饭吃,除了干巴巴的半碗米饭外,找不到下饭的菜,我问母亲怎么没剩菜,母亲说已经三天没做菜了,都是盐拌饭外加点椒干,说父亲知道我要回来,要改善一下的,当时的沉痛已重重地铬在内心深处!我不理解一个父亲为了子女,能把所有的收入都用在我读书上,还能残酷地如此对自己的生命进行掠夺。当时的感觉就是我读书是对父亲的罪过!!父亲为了我读书,能把抽了近五十年烟一夜之间能戒掉、一年四季能不吃肉、不花一分钱、不买一件衣服,正是这种艰难的生活中磨砺出的深沉的博大的亲情、为改变贫困面貌的拼争,没有经历和体验过穷困,是感受不到悲苦表现出深刻的美丽、苍凉中蕴含着的感动的。 
 
父亲在在经过漫长病痛折磨猝然病逝,痛彻心菲的不是父亲没能活过八十。在那个沉闷得让天地致息的晚上,我握着父亲枯槁的双手,在感受父亲脉博的慢慢消失、到给父亲更衣,无法想象这是个培育了亿万家产儿子的父亲,从外到里,其衣服的破旧程度绝不亚于乞丐,满满一箱子连包装都没动过的衣服,都是我参加工作后给他买的,尤其是这几年,我每次回家都是最好的食品、营养品、衣服买回家,但每一次都是一顿臭骂,每次老家来人都会说起父亲的节俭,在老家几近笑柄,说一元钱二块的豆付,都只买一块。富日子穷过,是父亲每次见我唠叨的一句话。 
 
富日子穷过!就是父亲这句话,让我在艰难的创业生涯中,一次一次地感觉,做人做事当诚惶诚恐、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也让我得以活出了一个男人的伟岸。 
 
…… 
 
就在那一刻,我终于发现:无论儿女多么自信、坚强,天下父母尽总希望自己能呵护他们一生的啊! 
 
是的,父亲不可能扶携和目送着我走更远的路,但是,父亲一生积攒的种种力量已渗透到我生命中来——我的生命只不过是父亲生命的另一种延续。 
 
父亲一直活着。 
 
在我的心里,父亲永远是一尊不倒的丰碑,更是我堪以默读一生的大写的精神。